2017-quality-of-living-survey
新闻中心
上海在美世第19次全球城市生活质量排名中列第102位,为中国城市首位
  • 2017年3月14日
  • 上海, 上海

美世第19次年度显示,虽然欧洲面临持续的政治和金融动荡,许多欧洲城市依然拥有全世界最高的生活质量,对于想要拓展业务经营和外派工作人员的企业来说,欧洲城市仍是极具吸引力的目的地。今年的调查对城市基础设施进行了单独排名,基础建设在跨国公司决定海外办事处设立地点和工作人员外派地点的过程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在根据特定委派人员原工作地和派驻地的条件差异制定艰苦条件津贴时,交通、电力和饮用水都是需要重点考量的因素。

 “多变的经济、社会格局以及政治动荡的不断升温让跨国公司分析外派员工生活质量的任务变得更为复杂而艰巨。”高级合伙人兼美世职业业务总裁Ilya Bonic表示:“准确、翔实和可靠的生活质量信息对跨国公司和政府极其重要。这不但能够让雇主可以根据这些信息为员工制定合适的补偿方案,同时还能为他们提供制定计划的基准,并帮助他们了解外派员工周围敏感的工作环境。”

 “在动荡的时局下,企业如果打算在海外设立新办事处并派驻员工,就应该确保他们对员工派驻的城市有全面的了解,包括该城市作为办事地点的可行性和它对关键人才的吸引力。”Bonic先生补充道。

维也纳连续八年领跑总体生活质量排名,其余排名前十的城市绝大多数分布在欧洲:苏黎世排名第2,之后是慕尼黑(第4位)、杜塞尔多夫(第6位)、法兰克福(第7位)、日内瓦(第8位)、哥本哈根(第9位),还有新近入榜的巴塞尔,位列第10位。前十名中仅有的两座非欧洲城市是奥克兰(第3位)和温哥华(第5位)。亚洲和拉丁美洲排名最高的城市是新加坡和蒙得维的亚,分别排名第25位和第79位。

此外,美世调查还通过评估每座城市提供的电力、饮用水、通讯和邮政服务、公共交通与交通拥堵状况以及本地机场提供的国际航班得出了一份城市基础设施排名。新加坡在城市基础设施排名中位居榜首,法兰克福和慕尼黑紧随其后并列第2。巴格达(第230位)和太子港(第231位)在基础设施排名中居于末位。

美世的权威调查是世界上最全面的调查之一,每年开展一次,以便跨国公司以及其他雇主在派遣其员工承担国际任务时公平地为其提供薪酬。美世的生活质量调查提供了宝贵的数据,并针对全球450多个城市提供了艰苦条件津贴建议;今年的排名中包括了这些城市中的231个。

 “国际外派的成功与否会受诸多因素影响,例如交通通讯、卫生设施、人身安全和公共服务等。”负责生活质量调查的美世主管Slagin Parakatil表示:“跨国公司需要及时准确地获得信息,以便能计算出公平一致的外派人员补偿金额——对于需要牺牲生活质量的地区,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

Parakatil先生补充道:“城市的基础设施,确切地说是城市基础设施的匮乏,会对外派员工及其家庭成员的日常生活质量产生巨大影响。对于被委派到新工作环境的员工来说,便利丰富的交通选择、国内国外的无忧畅连以及电力和饮用水的便利获取都属于基本的生活需求。完善的基础设施也是城市吸引跨国公司、人才及外资的核心竞争优势。”

 

亚太地区

新加坡(第25位)仍然是亚太地区排名最高的城市,该地区不同城市生活质量相差悬殊,其中塔吉克斯坦首都杜尚别(第215位)排名最低。在东南亚地区,吉隆坡(第86位)是生活质量排行仅次于新加坡的城市;其它主要城市包括曼谷(第131位)、马尼拉(第135位)和雅加达(第143位)。五座日本城市在东亚排名最高,分别为:东京(第47位)、神户(第50位)、横滨(第51位)、大阪(第60位)和名古屋(第63位)。亚洲其它重要城市包括香港(第71位)、首尔(第76位)、台北(第85位)、上海(第102位)和北京(第119位)。除上海与北京以外,其它排名较高的中国城市包括:广州(第121位)、深圳(第136位)、成都(第137位)、南京(第140位)、西安(第141位)、重庆(第147位)、青岛(第149位)。

亚太城市基础设施排名也呈现出显著的地区差异。新加坡(第1位)荣登榜首,而达卡(第214位)排名几乎垫底。

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继续位居生活质量排名前列:奥克兰(第3位)、悉尼(第10位)、惠灵顿(第15位)和墨尔本(第16位)继续位列排行榜前20。然而,在基础设施排名上,只有悉尼(第8位)进入了榜单前十;珀斯(第32位)、墨尔本(第34位)和布里斯班(第37位)也是大洋洲地区基础设施排名靠前的几座城市。总体而言,尽管航空不便和交通拥堵降低了该地区城市的基础设施排名,但大洋洲仍可提供出色的生活质量。

 

欧洲地区

虽然面临政治和经济动荡,但西欧城市的生活质量仍然在全世界名列前茅。维也纳在这一指标上再次名列榜首,随后依次为苏黎世(第2位)、慕尼黑(第4位)、杜塞尔多夫(第6位)、法兰克福(第7位)、日内瓦(第8位)、哥本哈根(第9位)和新近入榜的巴塞尔(第10位)。布拉格出现在第69位,是中东欧排名最高的城市,随后是卢布尔雅那(第76位)和布达佩斯(第78位)。大部分欧洲城市排名稳定,只有极少数例外:布鲁塞尔(第27位)的安全形势受到恐怖主义影响,排名下跌六位;罗马(第57位)因为垃圾清理问题下降四位;以及,伊斯坦布尔由于土耳其去年严重的政治动荡排名从第122位下降至第133位。欧洲地区排名最低的城市是圣彼得堡、地拉那(并列第176位)以及明斯克(第189位)。

西欧地区的城市基础设施排名也占据了前十中的大半席位,法兰克福和慕尼黑排名全球并列第2,随后是哥本哈根(第4位)和杜塞尔多夫(第5位)。伦敦排名第6,汉堡和苏黎世排名并列第9。欧洲基础设施排名最低的城市是萨拉热窝(第171位)和地拉那(第188位)。

 “基础设施排名靠前的城市都有首屈一指的国内国际机场设施、四通八达的本地交通网络和多种多样的创新方案,如智能技术、替代能源等。” Parakatil先生说道:“如今大部分城市设计未来基础设施时都会兼顾多样性、可靠性、技术性和可持续性。”

美洲地区

在北美地区,加拿大城市占据了榜单前列。温哥华(第5位)再次成为本地区生活质量排名最高的城市。多伦多和渥太华位居其后,分别排名第16位和第18位。旧金山(第29位)是排名最高的美国城市,其后分别为波士顿(第35位)、火奴鲁鲁(第36位)、纽约(第44位)和西雅图(第45位)。 洛杉矶(第58位)和芝加哥(第47位)因其高犯罪率分别下滑九位和四位。蒙特雷(第110位)是墨西哥排名最高的城市,而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位列第128位。在南美洲,蒙得维的亚(第79位)生活质量排名最高,其后是布宜诺斯艾利斯(第93位)和圣地亚哥(第95位)。拉巴斯(第157位)和加拉加斯(第189位)是该地区排名最低的城市。

城市基础设施方面,温哥华(排名第9)同样冠绝北美。亚特兰大和蒙特利尔位居其后,并列第14位。总而言之,加拿大和美国的城市都具备高水准的基础设施,城市航空系统和公交系统发达,饮用水获取便利,电力供应可靠。但是整个地区都存在交通拥堵问题。北美城市中,特古西加尔巴(第208位)和太子港(第231位)基础设施得分最低。圣地亚哥位列第84位,是基础设施排名最高的南美洲城市;拉巴斯(第168位)排名最低。

 

中东和非洲

迪拜(第74位)今年排名上升一位,在生活质量排名上继续领跑非洲和中东地区,之后是排名攀升三位的阿布扎比(第79位)。也门首都萨那(第229位)、中非共和国首都班吉(第230位)和伊拉克首都巴格达(第231位)在该地区生活质量排名最低。

迪拜基础设施排名第59位,再次领跑整个地区。除迪拜外本地区只有五座城市的基础设施排名进入了榜单前百,分别为特拉维夫(第56位)、阿布扎比(第67位)、路易港(第94位)和马斯喀特(第97位),以及即将到来的2022年世界杯东道主卡塔尔首都多哈(第96位)。非洲和中东城市几乎垄断了基础设施排行榜的整个后半部分,刚果共和国城市布拉柴维尔(第228位)、萨那(第229位)和巴格达(第230位)排名最低。

 

-完-

致编辑的说明

美世每年都会通过其制作全球生活质量排名。我们还针对所调查的每一个城市制作单独的报告。此外,我们还提供基准城市与被调查城市以及多个城市之间的生活质量比较指数并可提供多个城市的比较。欲知详情可致电位于华沙的美世客户服务部门(号码+48 22 434 5383),或者访问网站。

这些数据大多是在2016年9月至11月之间分析的,我们会对其进行定期更新,以反映不断变化的环境。尤其是,相关评估将会加以修改,以便反映政治、经济以及环境方面的进展。该排名仅供媒体参考,不应完整公布。我们可能会对两份榜单的前十名和后十名重新制表。

通过生活质量报告所获得的信息和数据仅供参考,适用于跨国组织、政府机构和市政部门。这些信息和数据并非旨在或拟用作国外投资或旅游的依据。在任何情况下,对于依赖通过使用这些报告而获得的结果或者依赖这些报告中所包含的信息所做出的决定或采取的行动,美世概不承担责任。尽管这些报告是基于被认为可靠和准确的资料来源、信息以及系统而制作的,它们只是按照其“原样”提供的,美世对于用来编辑这些报告的资源/数据的有效性/准确性(或其他方面)并不承担任何责任/义务。美世以及其附属机构对于这些报告不作任何声明或保证,并否认所有明示、暗示以及法定的任何种类的保证,包括对于其质量、准确性、及时性、完备性、适销性以及适用于某一特定目的而做出的陈述以及暗示的保证。

 

艰苦地区的外派人员:制定合理的津贴和激励

各公司需要使用可靠的数据来理性地、一贯地、系统地决定外派人员的薪酬组合。提供激励以便对员工以及其家人在承担国际任务时做出的努力予以回报和认可,依然是一种典型做法,尤其是针对艰苦的地区。

两种常见的激励包括生活质量津贴和派遣津贴:

§   生活质量或“艰苦条件”津贴是对派驻地区和派出国之间相对的生活质量下降予以补偿。

§   派遣津贴只是对迁居以及不得不在另一个国家工作带来的不便予以补偿。

生活质量津贴通常是与所在地区相关的,而派遣津贴通常与派驻地区无关。有些跨国公司会将这两种奖励结合起来,但是绝大多数公司会分别予以提供。

生活质量:城市基准对比

美世还帮助各市政当局评估可以提高其生活质量排名的因素。在全球化环境中,雇主对于在何处部署其流动员工以及开展新业务有着许多的选择。一个城市的生活质量会成为雇主所要考虑的重要变量。

许多城市的领导者都希望了解影响其居民生活质量的具体因素,并着手解决那些降低一个城市的整体生活质量排名的问题。美世为各市政当局提供的建议是运用整体性方法来努力实现如下目标:通过改善其生活质量调查中所衡量的因素,逐步迈向卓越并吸引跨国公司和全球流动人才。

 

美世艰苦条件津贴建议

美世对全球所调查的450多个城市的本地生活条件进行评估。我们根据39项因素对生活条件进行分析,这些因素被划分为10个类别:

1.     政治和社会环境(政治稳定性、犯罪、执法等)。

2.     经济环境(货币兑换监管、银行业服务)。

3.     社会文化环境(媒体便利性和审查制度,对个人自由的限制)。

4.     医疗和健康因素(医疗用品和服务,传染病,污水,废水处理,空气污染等)。

5.     学校和教育(国际学校水准以及便利性等)。

6.     公共服务和交通(电力,水,公共交通,交通拥堵等)。

7.     娱乐(餐馆,剧院,影院,运动和休闲等)。

8.     消费品(食品/日常消费品的便利性,轿车等)。

9.     住房(租赁住房,家用电器,家具,维修服务)。

10.  自然环境(气候,自然灾害记录)

 

分配给每项因素的分数会经过加权处理以反映它们对于外派人员的重要性;这些分数使得我们能够进行客观的城市间比较。加权计算的结果是一个生活质量指数,该指数可以用来比较所评估的任何两个地区之间的相对差异。为了便于有效地使用这些指数,美世创建了一个换算表,使用者可根据美世建议的与指数相关的百分比数值,将指数与生活质量津贴数额挂钩。

 

关于美世

是全球领先的人才、健康、养老和投资咨询机构。美世致力于协助客户在全球范围不断提升其最关键的资产——其员工的健康、财富和职业。美世在全球140多个国家和地区开展业务运营,拥有逾20,000名员工,分布于40多个国家和地区。美世是威达信集团(Marsh & McLennan Companies,纽交所代码:MMC)的全资子公司。威达信集团是一家全球性的提供风险、战略与人力资本咨询和解决方案专业服务的国际集团公司,在全球拥有超过60,000名员工,年收入逾130亿美元。威达信集团同时也是达信(Marsh)、佳达(Guy Carpenter)、和奥纬(Oliver Wyman)的母公司,其中达信是全球领先的保险经纪和风险管理机构,佳达是全球领先的提供风险和再保险中介服务的机构,奥纬是全球领先的管理咨询机构。如需了解更多信息,敬请访问,或关注美世中国官方微信“美世Mercer”(微信号:MercerChina)。

联络信息

九五至尊在线娱乐城